在禁食牛肉的印度 喀拉拉邦居然逆势而为

  一大半人不会把印度和牛肉联系在一块儿。印度给人的第一影象?大概是通灵术,也恐怕是素食主义,但相对不是牛肉。

很久很久以前,

  但那是因为他们一向没有去过喀拉拉邦(Kerala),那个位于印度南方的邦大概爱小炒牛肉爱到骨髓里。
 

有一个穿竖条纹衣的患者,

  喀拉拉的小炒牛肉是传奇美食。有人报告我,街边小商铺卖的小炒牛肉才是最正宗的,若是还是不是牛肉香气飘散的话,你极有可能完全失去这几个不明朗的公司。
错落着椰子、咖喱叶、半天腰、丁香、胡荽粉以及熟椒的意味,香气四溢。我去了这么一家名为Paputty的酒楼。这家店省去了上菜单那道流程。即便你来到店里,它就默许你早晚会点小炒牛肉。

床尾贴着一张标签:

  没错,招待我的土著哈里·拉尔(Hari Lal)和朗吉特(Ranjeet
PA)就只想吃这一道菜,不过他们为了迁就我,点了一桌满汉全席,其中有小炒牛肉、咖喱牛肉、香烤牛肉,还有喀拉炒面包中的精髓“马拉巴尔煎饼”,以及细长的稻米面条“idiyappam”。

禁食

  哈里对自己说:“当自己尝试到小炒牛肉的美味之时,感觉自己就在西方。
 

有一个寄生他心胃的妖精,

  想要做成一盘卓绝小炒牛肉,也就是当地人所称的“Thanga Kotthu
Irachi”,得花半天的时间小火翻炒牛肉和椰肉薄片。

在苍凉地喊叫:

  “游客们更爱好浇了番茄肉汁和椰奶的咖喱牛肉,因为她俩以为那是印度特色,但其实在喀拉拉最受本地人欢悦的是小炒牛肉。一道味道饱满的小炒牛肉可以是日常餐桌上的小炒,也足以是某个周三午餐的压轴菜。”为旅游者团队厨艺课的喀拉拉当地厨神尼米·保罗(Nimmy
保罗(Paul))那样告诉大家。

“饿啊”

  那道“天堂之作”的关键在于椰子、三种喀拉拉特色香料和大厨的耐心。她的小炒牛肉食谱中隐含了胡荽粉、红椒、黑胡椒、铁观音和丁香等调味粉。香馥馥的调味粉被揉进小块的牛肉和均等分量的椰子块里。接着用一口深锅逐渐地翻炒牛肉。牛肉翻炒的光阴越长,色泽越深,香气越深刻。

另一个妖精推门送来肉碎,

 

勾起了她的

  朗吉特在旅舍和本身说:“我欣赏牛肉多汁的感觉,渐渐在嘴里融化,和羊肉或者鸡肉完全两样,牛肉在胃里的痛感很轻巧。”

涎水。

  价格方面也是很划算。Paputty酒馆的那桌牛肉宴只花了2法郎。

一个白衣的天使走了进入,

  正如前方所述,在印度教为主流的印度,牛被认为是高尚的浮游生物,而当地人对牛肉的极端喜爱是异乎日常的。事实上,在印度南部、中部和西方的大规模地区,屠牛和食用牛肉是一心或者有些禁止的。然则,拥有55%孔雀之国教人口的喀拉拉,却是极个别不曾那种禁令的地面之一。

大声地念道:

  布伦顿船厂(Brunton Boatyards)的大师傅长马诺耶·奈尔(Manoj
Nair)解释道,牛肉在喀拉拉其实是一种“世俗肉类”。他说:“牛肉在喀拉拉是很要紧的。在那边可以出现如此的光景:一个孔雀之国教徒、一个穆斯林信徒和一个东正教徒抛开种姓和阶级性的距离,坐在同一张桌子边,为一盘小炒牛肉和马拉巴尔煎饼而着迷。”

“禁食”

  在广泛的喀拉拉公民眼中,举行群情亢奋的政治理论时,总是离不开辣牛肉和几杯当地酿的椰子棕榈酒。

(就像上帝的上谕)

  以下是自己的伙伴哈里激动的言辞:“假设她们真正想要在喀拉拉禁止吃牛肉、喝棕榈酒,我一定头也不回地偏离那些地点。”

精灵和魔鬼一同走了,

一块离开庸常人间的病房。

竖条纹衣慌慌张张地吞咽,

挥手着枯萎的双手,

一小时后,他死了。

床尾贴着一张标签

——禁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