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也要招商了:火箭机身植入广告,宇航员在太空代言

原标题:NASA 也要招商了:火箭机身植入广告,宇航员在太空代言

更多优秀知识请随意平台搜索:博科园

图片 1

米利坚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航天员佩蒂(Petty)特(Don
Pettit)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在高空生活、工作和穿行过的人之一。

自打美利坚合众国宇航局 NASA 在 2011
年中止了航天飞机计划,这几年虎虎有生气在满天探索世界的都是像 Space X 和 Blue
Origin 这样的民营航天集团。

在太空站工作期间,他为一本新的视频书籍创作了一组令人惊叹的顶级著作集。

图片 2

这位化学工程师在国际空间站工作过370天,拍摄了成千上万张照片,在2000年至二零一二年里面共3次在空间站执行任务。

▲ 图片来源于:华盛顿邮报

现行,佩蒂(Petty)特研究生已经采集了一些关于地球、行星和两者之间一切物质的最好照片。

尽管特朗普上台后想让 NASA
重启登月计划,但这不是总理决定,还亟需国会批准预算,NASA曾预计重临月球将消费
1000 亿泰铢以上,这终究不是一笔小数目。

这些照片收录在他的新书《Spaceborne》中,从云层在地球表面上投射长长的影子,到地球夜空迷人的“星空轨迹”,照片生动地捕捉到一名宇航员在高空的所见之景。

实际上那多少个年 NASA
那么些年的经费已经回落不少,为了继续太空探索事业,既然不可以节流这只可以开源,近期NASA
就在认真考虑咋样开展商业化运营,可能会推广广告植入和代言等生意运作。

图为Petty特大学生在列国空间站拍摄的动人的地球照片。

NASA 新任署长 吉米 Bridenstine 专门为此筹备了一个委员会,研讨 NASA
与广告商合作的措施,包括在太空船和火箭植入品牌,调查让宇航员在地球和太空中开展广告代言的方向。

图为佩蒂(Petty)特大学生在列国空间站拍摄的可歌可泣的地球照片。

图片 3

图为Petty特硕士在国际空间站拍摄的可歌可泣的地球照片。

▲ 吉米 Bridenstine .图片源于:NASA

图为佩蒂(Petty)特硕士在国际空间站拍摄的动人的地球照片。

该委员会的公司主 迈克(Mike) 高尔德(Gold) 表示,Bridenstine
的里边一个对象就是经过向民营集团出售硬件的冠名权,来抵消一部分 NASA
的营业资本。同时让宇航员为商品代言,也便于太空事业在风行文化中的曝光。

图为佩蒂(Petty)特研究生在列国空间站拍摄的可歌可泣的地球照片。

图片 4

图为Petty特学士在国际空间站拍摄的可歌可泣的地球照片。

NASA 主动引入品牌赞助和代言可以说是三遍不小的革命,要明白过去 NASA
一直对商业化行为嗤之以鼻,并矢志不渝弱化航天器中的商业品牌透露,还对航天员在高空辅导的物料严俊限制。

图为Petty特研究生在国际空间站拍摄的动人的地球照片。

譬如过去 NASA 给空间站中的宇航员的补给中一向都有 M&Ms 巧克力,但 NASA
不容许宇航员直呼其名,而要把它称作「糖果涂层巧克力」。

图为Petty特硕士在国际空间站拍摄的可歌可泣的地球照片。

图片 5

图为佩蒂(Petty)特博士在列国空间站拍摄的感人的地球照片。

而在 1985
年,Sprite和可口可乐都付出了可以在微重力环境下狂饮的可乐,NASA
也把这一个可乐送上高空让宇航员试饮了,但却不会对外宣传。NASA 前政策副经理Alan Ladwig 表示:

图为Petty特研究生在国际空间站拍摄的可歌可泣的地球照片。

这会有好多阻力,因为这会被视为广告。

图为佩蒂特硕士在列国空间站拍摄的感人的地球照片。

图片 6

图为佩蒂(Petty)特大学生在国际空间站拍摄的动人的地球照片。

▲ 为太空环境特制的可乐. 图片源于:airandspace

图为佩蒂(Petty)特研究生在国际空间站拍摄的可歌可泣的地球照片。

因而这样多年来 NASA 的飞艇和火箭上不会并发另外生意品牌,尽管是承造飞船的
Rockwell 公司也不能够呈现自己的
logo。而民营的航天集团就从未这层顾虑,你会在猎鹰火箭看到 Space X 的
logo,在 Starliner 载人飞船上看看波音集团的商标。

文/环球网

图片 7

喜爱这类内容?也乐于再阅读其内容…?那么敬请关注【博科园】今后我们会着力为您显示更多科学知识。

▲图片来源于:Space

相形之下美利哥,其他国家的航天部门在商业化这件事上也开放得多。比如加拿大宇航员
克Rhys Hadfield 曾在国际空间站里演唱了 David Bowie 的《太空怪人》(Space
Oddity),回到地球后将其成立成专辑出售。

图片 8

▲ 图片来自:YouTube

俄Rose航天局则一向开放了广告位,俄罗丝(Rose)宇航员 Mikhail Tyurin
直接在空间站里拍摄了一个高尔夫广告,必胜客在 1999 年花了 100
万日元在俄罗丝(Rose)一枚火箭上呈现商标。

图片 9

即使 NASA 过去很不以为然广告植入,但这一个年也在日益对商业化松开了胸怀。NASA
通过有些商标版权出售给玩具和服装集团获取收益,玩具创立商美泰曾盛产火星探测器漫游者的同款玩具,耐克、宜家、安踏等品牌都曾和
NASA 推出过联名款。

图片 10

图片 11

▲优衣库的小兄弟品牌 GU 与 NASA 的联名款

可是这些商业广告收入对航天部门庞大的营业资本来说也许只是杯水车薪,有机构估摸这么些商业广告每年能给航天部门带来超过1 亿比索的获益,但 NASA 每年的运营资本就要 30-40 亿加元。

而那些收入还不会平素给到 NASA
,而是要收归财政部统,再由国会规定拨款方案。而且由于 NASA
属于政党机构,过度商业化也恐怕遭到纳税人反对,一些粉丝也令人担忧 NASA
会变成逐利的商业机构。

图片 12

商业化运营 NASA 会是是什么样?日媒 The Verge 畅想了如此一个景色:

在 2020 年, NASA
要向火星发射新一代探测器,名字不会是病故的好奇号(Curiosity)和旅游者(Voyager
)一样,可能会是「米其林轮胎开拓者」这种由赞助商冠名的名字,飞船上则印着米其林的皮带人。

在宇航员直播执行任务期间,还会停下来向观众宣传高仕手表的亮点:「这是超过Carmen线留住岁月的极品格局。」

其一场景会不会成为实际还不确定,但 NASA 商业化委员会的经营管理者 麦克(Mike) 高尔德显明意在实现:

商业化在地球上营业得特别好,大家没理由不将其推广到太空上。

您对 NASA 的商业化计划怎么看吗?反正自己只要在神舟 X
号上见到一个冠名品牌大概会以为很奇怪,想起科幻小说《三体》作者刘慈欣曾说过的一句话:

敬畏头顶的星空,并时常愿意。

题图来自:International Space Academy,部分配图来自:The Verge回去天涯论坛,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